主页 > 教育新闻 > 东西走廊疫苗与文化返祖海 龙
东西走廊疫苗与文化返祖海 龙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据统计,至今已有近四千万人染疫、一百一十多万人死亡。有识之士皆明白,若想终结这场灾难必须依赖科技、人类共同努力和新疫苗诞生。但在全世界仰首翘盼疫苗问世之时,西方却出现不谐和声音。北美竟出现甚嚣尘上拒绝和抗议疫苗的喧嚣。

  不只自媒体,甚至一些正规报刊也为政客操纵而谣言四起。有的谣言几乎不需高深的科学知识凝眉一想就知道是无稽之谈,更有一些谣言不只是无知,而是带有攻击性和欺骗性。

  为何拒绝可以灭绝病疫、拯救人类的疫苗呢?据说,第一个原因是疫苗不安全,不愿被当作“试验品”。这种想法看似有理,但其实内裏充斥着愚昧无知。联合国衞生组织及欧美持有严格医学标準,迄今为止世界多国都在研发疫苗。虽疫情严峻亟需它但人命关天,国际上都在严格把关,绝不允许不符合标準或未成熟的疫苗殃及百姓。媒体做过调查研究,抗拒疫苗呼声最高的人其实不只抗拒新冠疫苗,而是抗拒几乎所有的疫苗。连过去被证实安全有效的各种疫苗也一直在他们抗拒範围。

  二是把疫苗作为选举或政治抵押品,当政治牌来打。持这种见解者往往故意夸大或贬损疫苗的作用,将其当作万应灵藥或者政治攻防措施之一环,并用它来拨弄或者鼓动民心。政客们为了特定的目的而鼓吹提早或延迟研发、上市疫苗,皆有政治宣传意图。这类操作不管是报喜还是报忧都不足以服人。

  三是宣传匪夷所思的阴谋论。比如有政客宣扬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支持疫苗并扬言疫苗会植入芯片或将晶片注入人体。虽然这阴谋论说法很幼稚,却居然赢得大众关注,这源於它利用了人们对病疫的恐怖和非理性心理。

  有人会问,接受或者反对疫苗属个人自由,法律不应强制接种。理论上讲,笔者理解这样观点。但眼下的抗疫是全人类的大事,恰如抗洪大战中任何一个薄弱环节决堤必将导致整个堤防决口前功尽弃。这样的“自由”其实对为抗洪殊死奋战者绝对不公平。基於此,若有人接种有人不接种,病疫仍然会在特定群体循环流连,达不到社会免疫的效果。故有些国家考虑用法律来规範执行疫苗政策。

  说到疫苗本身,它的起源、发展和成功不只是一个医疗界的成就,更是人类文明的胜利。虽然在中国乃至亚洲,发明疫苗和接种术可以追溯到古代,但在西方,疫苗和防疫理念出现较晚。西医史记载直到十八世纪末西方才发现疫苗和免疫技术。在被称为“黑暗的一千年”的中世纪,由於公共衞生条件差,瘟疫横生。黑死病、天花、霍乱和黄热病搅动过地球,那时候这些瘟疫和灾难肆虐,经常有毁灭一镇一省甚至杀人如麻造成鬼城纪录。那时由於科技和医藥水平差,导致迷信滋生,谣言不断;在某种意义上,中世纪成了无知、谣诼和非理性的温床。

  疾病和瘟疫流传了几百年,中世纪的谣言、反智和形形色色猎巫、阴谋论就流传有几百年。经过文艺复兴和科学革命的洗礼,人类文明终於战胜无知。进入当代世界,科技昌明,本来以为人类会永久告别愚昧和中世纪,没想到,灾难面前,人性仍然可能会有某种可怕的“文化返祖”现象。

  眼下的疫情,对人类文明是一大考验。我们发现,人类遇到非凡的灾难,仍然会一时张皇失措、会迷信或滋生恐惧心理;而这些,正是反智或非理性、愚民政策实施的合适土壤。君不见,高扬引导人类文明旗帜的美利坚一路败北,因为种种原因错失良机使得自己成为病疫重灾区而威信扫地。

  “扫地”的后果当然要有人承担,於是就有了“甩锅”大战。既然有了中世纪的前辙,政治造谣和栽赃推诿就不缺少範本。於是就有了丑角不断的连续剧。阴谋论是治国无能者的武器。搅动国家混乱、猎巫、互相攻讦而渔其利,是下流政客的应时手段。利用人性的弱点、煽动文化返祖是一种可怕的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