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新闻 > “想在死之前再吃一个人”73岁了这个食人魔居然还活着!
“想在死之前再吃一个人”73岁了这个食人魔居然还活着!

  在几个世纪之前,布洛涅森林属于法国皇室,它在1853年被拿破仑三世还给了巴黎民众,成为了一座占地2000英亩的大公园。由于幅员辽阔,这里什么样的景色都有,一直都是巴黎市民郊游踏青的圣地。

  可这个美丽的公园也有阳光照不到的角落。70年代,这里是抢劫高发地,到了80年代,卖淫又成了布洛涅公园的主要问题,夜晚的公园成为给了犯罪分子的乐园,可这依旧没有阻止市民们的出游热情。

  1981年6月13日晚,一对中年夫妇正在公园内的湖边散步,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不远处。一个年轻的亚洲人从车上下来,然后在后备箱里提出了两个巨大且沉重的行李箱。他身材矮小但穿着十分精致,让夫妇二人不仅好奇,此人为什么会大晚上带着行李箱来公园?他准备干什么?

  于是他们放慢了脚步,想要观察一下这个年轻人。只见他吃力地拎着手提箱走到了湖边,然后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行为受到了不少人的关注,这使他惊慌失措。他快速将这两个箱子推进了旁边的灌木丛中,之后转身消失在了夜色中。

  两夫妇这时隐隐觉得有些不妙,刚才那人分明是想将这两个箱子扔进湖里!难道这里面装的是……想到这里,他们赶紧打消了自己心中“打开箱子看看”的念头,拨通了报警电话。

  巴黎警方很快赶到了现场,果不其然,第一个箱子里装着一副女性的躯干,第二个箱子里则是头颅和四肢。血淋淋的遗体被送到了法医跟前,经过检查,受害者不仅仅是遭到了肢解,还比正常人少了一部分肉(臀部和大腿有被切割过的迹象),致命伤在颈部,是枪伤。

  那个被发现遗弃这两个箱子的亚洲年轻人理所当然地成为了第一嫌疑人。幸运的是,巴黎警方很快就找到了他。他们从出租车查起,使用了最原始的手段——用大量人力去走访出租车司机,询问他们是否在案发时间段载过这样一名客人,很快就有了结果。

  该司机表示,自己曾被派到第16区(是一个富人区)去服务一位和警方描述相符的亚洲顾客,当时自己还想帮他提箱子,被这个年轻人严厉地拒绝了。司机还记得,那栋公寓里就住了这么一张亚洲面孔,所以很好认。

  1981年6月16日,警方敲响了佐川一政的房门,此时他已经在房间中恭候多时了。

  想要知道他为什么会犯下如此罪行,我们还要从头说起。1949年6月11日,佐川一政出生于日本东京。他的父亲佐川明氏是日本知名企业——栗田工业的社长,名下还拥有几家实力非常强劲的建筑公司。有这样在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名流父亲,小佐川可以说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

  虽然有着显赫的家室,但佐川一政差点就无福消受。由于母亲不慎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导致肚子中的孩子早产,佐川刚出生时据说只有父亲的手掌那么大。因为是早产儿,佐川很快患上了多种疾病,几次都到了危及生命的地步,但最终都化险为夷了。因为发育不良,他的身高只有1米52,就连说话声音都十分柔弱,与家族的预期大相径庭。在许多年之后的采访中,佐川称自己并不是大多数女孩眼中非常有吸引力的男性,对于自身缺点的强烈不满可能助长了他对“完美女性”的痴迷。

  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吃人”的观念就深深根治在了他的心中。佐川喜欢和叔叔玩“怪物抓人吃”的游戏,其他孩子被抓时会因为恐惧而大叫,佐川却每次都笑嘻嘻的。再长大一点,佐川开始痴迷于那些含有吃人情节的童话故事,每次在脑中预演吃人的画面,佐川都会兴奋得睡不着觉。

  随着年龄的增长,佐川心中的变态欲望再也抑制不住。在读大学期间,他曾尾随一名在当地生活的德国女子,并在对方睡觉时闯入了她的家中。当时佐川想切下她臀部的一部分带走食用,但是在他闯入后德国女子就醒了,并迅速将佐川制服。被警方逮捕后,佐川并没有交代自己的真实意图,最后被认定为强奸未遂,他的爸爸向受害者支付了一大笔赔偿金,取得了和解,这条罪名随即被取消。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是个变态,但是佐川在学业上一帆风顺。从和光大学毕业后,他又攻读了关西大学的英语硕士学位,1977年,佐川来到巴黎,进入索邦大学文学系继续攻读硕士学位。

  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度,佐川彻底放飞自我,让心中的罪恶肆意生长。这些罪恶控制着他,于是佐川做出了一个邪恶的决定——要杀一个女性,然后吃掉她。最早成为他目标的是街边的妓女,据佐川自己描述,当时他几乎每晚都要带一个妓女回家,并试图杀死她们,可都失败了。

  时间来到1981年,佐川开始迷上了同班的女留学生蕾妮-哈特维尔特。时年25岁的蕾妮是个活泼开朗的荷兰女孩,她拥有白皙漂亮的脸庞和一副丰满又健康的好身材,是佐川眼中的“完美猎物”。

  于是佐川开始费尽心机地接近蕾妮,他特意和蕾妮选择了同一节公选课,自然而然地与其组成了学习小组。借着这个由头,他们开始了交谈,佐川的聪慧在这时发挥了作用,他和蕾妮的关系也越来越熟。

  下一步,佐川开始展现财力,频频邀请全组成员享用美食。在一场宴会的末尾,佐川邀请所有人下次去自己的家中享用日料,大家都答应了他,可到了约定的日期,只有蕾妮一人赴约。

  这让佐川欣喜若狂,趁着这个机会继续深入了解蕾妮。能进入顶尖大学学习,证明蕾妮绝非普通人,她除了对文学颇有造诣外,还精通英语、法语和德语,现在阻止她更进一步的就是糟糕的经济状况。佐川抓住机会,提出自己对德语非常感兴趣,想请蕾妮担任自己的私人教师,还答应会支付费用。对佐川已经有了些好感的蕾妮欣然答应,但她不知道的是,在前方等待她的不是上升的阶梯,而是无底深渊。

  佐川的计划终于要进行到最后一步了,但他也因此变得十分纠结。剩余不多的理智总会在关键时刻跳出来阻止他,甚至就连老天都在警告他不要犯罪——有一次,蕾妮背对着他,正在读一部诗集,佐川拿出了自己早就买好的0.22口径步枪,对准蕾妮的后颈扣动扳机,没想到枪此时哑火了。

  很多杀手会将这个现象视为命运要ta放弃,但是佐川并没有这样做,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让我更加歇斯底里,我知道自己必须杀了她。”1981年的6月11日,佐川再次邀请蕾妮来家中上课,并再次要求其为自己朗读诗歌。在蕾妮专心朗读的时候,佐川再次举起了枪,扣动扳机,这次枪响了。

  杀完人之后,佐川望着地上的尸体出神了好一会儿,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找出了屋中最锋利的刀具,他那被压抑了32年的欲望在这一刻再也无法控制,开始了一系列的变态行为(前方高能,谨慎观看)。佐川自己的描述是这样的:“我先是强奸了她,之后拿出了刀,切开了她的臀部。不管我切得多深,我看到的都只是像玉米一样的皮下脂肪。终于,我看到了红色的肉,然后用手撕下来一大块扔进嘴里,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历史性时刻。”

  在吃完第一餐后,佐川还割下了里尼身上更多的肉块,并把它们整整齐齐的放在冰箱里保存,方便自己随时取来食用。等到尸体开始发臭时,他对其进行了肢解,并装进了两个行李箱,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警察赶到并逮捕了佐川之后,他那有权有势的父亲也在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个消息,当即安排了日本最优秀的律师来为自己的儿子辩护。值得一提的是,佐川在被捕后非常有礼貌,还对谋杀蕾妮一事表示了悔恨,看起来一点精神问题都没有。(前方图片小高能!)

  1982年,负责此案的法官以“任何吃人者都不可能精神健全”为由,宣布将佐川无限期关押在精神病院,不会审判。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期间,佐川还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其中包括日本明治学院的大学教授四方田犬彦。此后,这位教授将佐川的经历写成了一本名叫《在雾里》的书,佐川也登上了不少法国媒体的头版头条。

  这样的宣传让法国当局感动难堪,很快,他们便对佐川下达了驱逐令,将其赶回了日本。1984年,他住进了东京的松泽医院,住院期间,有多名心理学专家对佐川进行了鉴定,他们都宣称其神志清醒,并表示性变态就是他谋杀的唯一动机。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公认的恶魔,却在1986年的8月12日,被日本官方宣布痊愈并释放,成为了一个自由人。其中的原因让人无奈:在遣返之后,法国方面撤销了指控,并且将档案封存,无法提供给日本,这导致日本当局不能对其进行合法拘留。

  按照正常的逻辑,杀人犯在出狱后必定会遭遇所有人的冷眼,可佐川并没有。虽然有许多声音反对他重获自由,但佐川在出院后立刻成为了日本的话题人物,开始马不停蹄地参加电视访谈节目,像一个电影明星一般,生活在镁光灯下,并且丝毫不避讳自己的经历。之后他甚至参演了一部名叫《安眠室》的,在里面扮演了一个窥阴癖者,并写了很多部关于犯罪的书。更讽刺的是,佐川此后甚至成为了一家杂志的美食编辑,为此杂志定期供稿。

  2022年,佐川已经73岁了,他依旧生活在东京,并且能够自由地在街头行走,据称他患上了糖尿病,还曾在2015年两次心脏病发作,可惜这都没有要了这个恶魔的命。他在接受采访时甚至还表示:“在6月份左右,当女性开始露出更多皮肤时,吃人的欲望就会变得强烈。我曾经在车站看到一个臀部很美丽的女孩,每当看到这种事,我就想在死前再吃一个人,这样我就能活得满足。”(前方高能!)

  就是这样的穷凶极恶之人,居然还想让大家把他当个正常人来看待。2018年,他曾经和自己的哥哥有过这样的对谈,哥哥问他:“你会吃我吗?”佐川给出的唯一回应是空洞的凝视和沉默。

  好了,这次的故事就到这里,希望这个取材于真实案件的故事,不会成为你今晚的噩梦。晚安。